日語是:きゃりーぱみゅぱみゅ ,中文名字,國內我看到兩個,一個是諧稱:彭薇薇,另一個是本名:竹村桐子,台灣譯為:卡莉怪妞。
台灣譯為卡莉怪妞,讓我想起國內把 Lady Gaga 譯為雷帝嘎嘎,取其名字的音譯加上社會對其人演繹方式的理解。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一開始我喜歡 Kyary 是因為她的「Ninja Re Bang Bang」(忍者棒棒)這首 MV 。在這隻 MV 中,我看到她的外貌以及舞蹈風格非常像我的一位高中同學。這位高中女同學,我是有點喜歡的,雖然高中時接觸不是很多。

反而是後來大學時候,我和她聯繫上了。我問她最近在聽誰的歌,她推薦了兩個人,王若琳和溫嵐。
當時我沒有一位喜歡的歌手,都是大家聽什麼我也跟著聽。由於她的推薦,貌似愛屋及烏之下,我去聽這兩個人的歌曲,並由此探索到更多的人。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王若琳,因其聲音而被稱作台灣的小野麗莎或諾拉瓊斯。那麼我當然去聽類似的嗓音,包括後來的 Olivia Ong ,最後更喜歡小野麗莎的聲音。或許也由此對日本好感度增加了。
王若琳的「大人故事書」演唱會的影片我在從網路上觀看的,看到她赤腳在舞臺上蹦蹦跳跳的時候,不由得想到了三毛的“赤足”。慢慢地,我聽多了她的歌,卻也慢慢疏遠了她,正如我與那位女同學也漸行漸遠。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溫嵐,她的聲音沒有王若琳那般“先聲奪人”,所以一開始我並沒有愛聽她的歌。卻因為她演唱的「屋頂」而將注意力集中在了吳宗憲身上。恐怕這也是一個從國內綜藝轉到台灣綜藝的契機之一,正是一個個不經意的契機,牽引了行走的方向。由吳宗憲和台灣的其他綜藝,自然轉到了日本綜藝,自然得像是拿起筷子夾起飯菜。

一直以來,我都是看到 Kyary 想到高中女同學,直到昨天。
我在 Youtube 上搜尋 “jpop”來聽的時候,以點擊率排序後,她的歌曲前六居其三,三首單曲分別是位列一、三、六名,而且四五名是播放列表,不是一首單曲。
這次,當我再看「忍者棒棒」的時候,一點也記不得那位同學,而是喜歡了這個怪怪的卡莉。
在紅白歌合戰也看到她的出演,男女糾察隊每當出現類似服裝走秀的場景,都會播放她的「Fashion Monster」作為背景樂。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以此文,作為對那位高中女同學的感謝,謝謝她的推薦,拜拜。

Written by

我是什麼樣的人,看我的文章就知道。 那些文字記錄的探索過程,塑造了現在的我。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