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訊錄有記憶的女性記錄整理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我是大哥大.Kyou.kara.Ore.wa.Ep04

這些女性,我多多少少有點好感,她們現在估計早已換了電話號碼。這次的整理,一是保存我逐漸消失的記憶,一是整理完,就刪除了這些號碼。雖然她們看不到我的文字,也不會記得我,但爲了隱私方面,姓名的話,我用同音字或昵稱替代。

曉琳
記得最深的是她的四川口音,早已忘記我們是怎麼認識的。現在,對四川這個地方抱有好感,都是因爲想起這是她出生的地方。有一次,莫名地,她突然打電話給我。在這之前,我們僅止於文字交流。我是個害羞內向的人,從不敢主動打電話的。雖則如此,一旦和我通話了,慢慢地,我一定會逗笑對方,愉快結束的。

阿可
我記得很清楚,我們是通過陌陌認識的。那個時候家父受傷住院,我陪伴的時候,實在無聊點開陌陌,正好看到離我幾十還是十幾米內有個頭像還不錯的女孩。於是就加上聊天了,她正好也在住院,骨折受傷。
醫院不再無聊,每天都可以和她說說話,通過陌陌。即使她就在樓上,我也沒有勇氣走上那二十幾階的臺階。直到她出院的那一天,我站在走廊上,目送她坐在輪椅上離開。她向我揮手告別,我也笑着揮手。既是初見,也是永別。

豔子
大學第一年,好像是QQ上隨意加到的。我們保持着每天告訴對方一天的行程,下午有什麼課等等。她是高中生,如果去洗澡了,她會給我留言“上洗禮課去了”。很可愛的女孩,祝你永遠快樂哦。

曉潔
大學期間QQ加的好友,她當時在讀大專。她來自單親家庭,父親拋棄了她們母女。一個很堅強很個性的女孩,雖然我年紀比她大,但是我自認沒有她成熟。我在大學裏頹廢着,她已經在現實社會中打滾。希望你幸福。

琦琦
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時候存的號碼,這是誰呢,號碼是遼寧的。但是叫着這個名字的時候,心裏好像閃過一團抓不住的霧。時而閃現,卻難以看清的那種感覺。

阿茵
這位是我的小學同學,國中到大學都沒有聯絡沒有見過。有一次,在火車上偶遇,我勇敢地和她旁邊的人換了座位。我們聊了一路,一直到她下車。她給我講自己護士工作的辛苦,一度掉下眼淚,我笨拙地好言寬慰,略微尷尬得手足無措。
那之後我們有沒有聊天呢,每印象了。她是我五年級的同學,那時候班級流行戀愛。最深印象的一幕是,放學後的教室,一個男生跪在她面前和她說着什麼。不知她現在怎樣,有沒有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還是迫於家裏的壓力結婚生子了呢。好好活着,別太善良了。

敏兒
這位是我一直保持着聯繫的朋友,認識的時候,她也是高中生(難道我喜歡JK嗎)。我們討論文學,比如玩唐詩宋詞接龍等。現在,她剛生下了一個男孩,每天“充實地”在微信朋友圈曬着照片。雖然保留着聯絡方式,但是我已經和她沒有什麼共同話題。

大雪
這是我的高中同學,而且是我認爲最漂亮的女孩。和她在一個班的時候,她偶爾會捉弄我。當我和她分開後,莫名地,總是想起她。通過各種渠道,找尋到她的聯絡號碼,愛屋及烏地去聽她喜歡的歌手,她看的書。
因爲她,愛上雪。每當下大雪的天氣,一個人孤單地踩在雪地上,喜歡那種踩在雪地上發出的聲音。也會取一捧乾淨的雪,放進嘴裏咀嚼。甚至,因爲雪,而喜歡上雨、雷、霧等帶“雨”字頭的自然景觀。
“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每念此句,心必顫慄。

寫完。
現在,可以抹除這些僅有的記憶了。對於昨天都無法完整記憶的人,我需要定時清理不重要的記憶,給現在重要的人留下空間。

Written by

我是什麼樣的人,看我的文章就知道。 那些文字記錄的探索過程,塑造了現在的我。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