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中午回來的路上看到下圖這張空椅子,如同行為藝術般。椅子擺在檯面上,簡直是椅子雞蛋夾心灌餅。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之前我有寫過盯著攝像頭,和老大哥對看。沒想到葛宇路已經這樣做了,並且是以行為藝術的方式。還有假陽具和“葛宇路”標記,真的做得漂亮。

話說回來,看到空椅子,我立即就想到劉曉波了。那完了,到處都有空的椅子,這記憶恐怕磨滅不掉了。但也要是類似這種形狀的椅子才行哦,教室的空凳子, KFC 的空椅子倒不會想到哎。就連劉曉波的生日忌日都記不住,只記得了這把空椅子了。

很多意象是根深蒂固很難磨滅的。比如,看到“64”就是天安門,看到709,就是律師及家屬。最要命的是下雨天,每當撐傘就是想到香港,哼唱起“雨傘是一朵朵的花,不枯也不散”。

我的爛記性,有時連自己的生日都會忘記,卻對一些沒規律的東西記得很清晰,倒不是因為重複次數多。
看到向日葵想到台灣叫它太陽花,因為有看過太陽花學運的影片。
看到西瓜,天邊一朵雲。
看到辣椒,變態辣椒。
看到香菇,禦宅伴侶。
看到葡萄,金瓶梅。
。。。
光是水果,幾乎每一種都會有被人類玩壞了。
水果世界真是豐富多彩,所以我最愛吃香蕉。

Written by

我是什麼樣的人,看我的文章就知道。 那些文字記錄的探索過程,塑造了現在的我。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