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是我们干的.Bokutachi.ga.Yarimashita.Ep03)

如果硬是要分类的话,可以有不同的方式。

以是否接受日晒来划分,以相对地面静止与否来划分,以睁眼能否看到人来划分,以睡姿来划分,等等等。

简单地说,无非室内,车箱内,柳树下,课堂上,情人旁。

写起来似乎顺序比较乱,且容易重叠,干脆以后脑勺下的东西或者材料来说。

后脑勺比较简单,要么是空气,要么是实物。

后脑勺对着空气,我是说趴着睡。印象中有四处。自己卧室,各种单人的姿势恐怕都有尝试吧,一度喜欢趴着睡,如果有硬物的不适,垫个枕头或者改变姿势。教室里,大家似乎都是趴着睡这个姿势,不同的是脸的面向、手的摆放和现在是哪位催眠师。肯德基,这个一般是一个人因为吃饱了鸡眯一会,或者是晚上要坐长途车还没到点并且走累了在此看看书睡觉再看再睡。车厢内,目前是火车硬座,如果是三人座位且靠走道,根本够不着那个小小桌,但每次都有各色的很多很多人,这一点就让我对这个交通工具不舍了。

后脑勺压着手臂,除了卧室(包括旅馆的)之外,只有在草地上了。尤其是水边的草地,柳树下,晒着柳叶间钻出的暖暖阳光,闭上眼睛,听听上空飞过的鸟鸣,听听水上传来的鸭声。

后脑枕着背包或书籍,这种场景有时和草地上重叠,另一个场合大概就是在学院或者教学楼的顶层。那时候,学校的顶楼有门有锁,门旧锁也绣,有时锁是打开的状态,有时是用细铁丝替代锁,这两种情况拦不住我的探索欲。站在顶楼看着地面上一个个小人儿,说不上上帝视角,但也没有跳下去的欲望。后来再去学校,发现到处都换了新貌,教室外的走廊安装了摄像头,教室前后门还有不知是刷卡还是指纹的识别装置,似乎诉说着:请丢下你的隐私,享用我们的这份便捷。扯远了。

枕头的情况,是绝大多数的,地点也是没什么可说性的,无非室内。

人呢,还是自己。

不时记起,“两个头总比一个头好 — — 在枕头上”。

Written by

我是什麼樣的人,看我的文章就知道。 那些文字記錄的探索過程,塑造了現在的我。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