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如星《暗・香》

這本書初始坐落於高中食堂的樓上、超市的比鄰。每天午飯後到午休前的二十分鐘,我鑽進這本書裡面,高中結束的那天我買下了此書。

下面截取一些摘錄其中一些有趣的部分,邊寫邊回憶那段嗜書的時光,同時也大約是和這本書道別的時候了,多謝你了。

男女主角的情色互動部分:

第二天早晨,王佛之醒来时,发现青儿正伏在他的怀里,小手不停地抚着他的胸部,热唇吻着他的面颊.他动情地搂着她光洁的身子,问:“昨晚疼吗?我当时有点醉了,可能有点粗鲁吧?”青儿笑笑,说:“很好,我觉得你什么时候都表现得很好的.”王佛之吻着她的额头说:“我看你淌的血,心里都有些发抖,你猜我是怎么想的,我想的是一件艺术珍品被我捅碎了.”青儿吻着他说:“那是你爱护我呀,没有你的爱护,我哪来的幸福和快乐.”说着手又伸到他的下面.王佛之说:”可别挑衅啊,它会造反呢.”青儿快乐地说:“造反有理哩,你来呀.”王佛之一个鲤鱼打挺就伏了上去,两人随即又叠得严严实实……

王佛之关好大门,拦腰把青儿抱住,很亲了一口说:“小乖,小宝贝,现在就惦记着你呢。”青儿幸福地搂住他的脖子,任他一直把自己抱进卫生间,像剥笋一样脱去她的衣服,然后又把她放进满是热水的浴缸里。王佛之自己脱掉衣服,也躺进浴缸,热水随即溢出池外,哗哗淌进下水道。热水的浸泡,让周身舒泰起来。王佛之将青儿翘在他肚子上的一双脚拿起把玩。这是一双小巧、圆润、细致的美丽小脚,在王佛之手上正好一握,手感多肉少骨,无茧少皱,,如蒜籽般排列的脚趾,由大到小,由粗到细,整齐圆润,十分讨喜可爱。上面被青儿涂抹上了赤、橙、红、绿、黄五种颜色的指甲油,就像一幅画似的,美极了。他想起了一首诗:起来玉笋尖尖嫩,放下金莲步步娇,一弯暖玉凌凌小,两瓣红莲落地轻。这是古时文人赞美人小脚的诗哩。王佛之忍不住用嘴亲了几下,张嘴把那可爱的脚趾含到嘴里吮了起来。青儿先动了几下说:“要洗洗呢。”一会便不动了。嘴里轻轻地呻吟了几声。王佛之斜眼看她,只见她的眼里已有星星点点晶莹的光泽,他明白这是青儿最快乐美丽的时候。吮了脚趾又亲她的脚掌。这脚掌如小孩般地少纹光滑,脚心处凹深如槽,能放下一枚鸡蛋。王佛之听相师说过,女子脚心深是福气相,高贵哩。一会,青儿收回脚,说:“你躺下,工作一天了,累了吧。”便坐起身,将腿垫在王佛之的臀部,使他的私处露出水面,便用手抚弄起来。“哎,你这像刚出锅的麻团哩。”青儿用手捏捏,开心得笑了起来。王佛之说:“像乌龟的头吧”。青儿说:“怎么那么丑呢。你看它起来的时候就像玉棒似的,温润光滑,威风凛凛。软下呢,又像面做的疙瘩似的,软中还有劲道”。王佛之哈哈大笑,心里想,这个丫头单纯,不知道男澡堂里有些男人的私处是那么狰狞,乌黑丑陋、猥亵恐怖。青儿用手撩起水往那光滑的圆头上浇了水,低下头,张开小嘴巴它含了进去……王佛之顿觉浑身酥麻,舒服透顶,不禁闭上了眼睛,伸手抓住了她那晃动着的乳房……」

「 王佛之站了起来,围着青儿转了一圈,只觉得这青花布扎在她洁白的身上,恰如一尊精美绝伦的青瓷花瓶,那胸前两粒乳头,因午睡时被他吮过,此时仍红如樱桃,娇艳欲滴。王佛之看迷了,他顿时兴起,把青儿拦腰抱起,放在椅子上便耸了进去。这青儿嬉笑地推着他:“你这馋鬼,还要啊。”
王佛之不停地发着冲力,嘴里说:“要,要,我要这青花美人呢。”
青儿起先还“咯咯”的笑着,渐渐的手也松开了,“咯咯”声变成了“呜呜呀呀”,一会又乱语起来“呜,哼……操,使劲……啊,亲亲……”王佛之知道她可能不行了,一口含住她滚烫的耳朵,停了下来。抬头看她,已是面红眼迷,没了动静。他轻轻地拥着她,一会功夫,她长舒了一口气,说:“你把我送上天了,我成飞天白云了。”王佛之吻着她的脸说:“下面怎么办?”青儿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声音嗲嗲地说:“我还要……”

转身回到床上,正准备脱去睡衣,看见王佛之熟睡的脸沉沉地搭在枕头上,上面还有她昨夜牙咬的小印子,忍不住又爬上床搂住他亲吻。王佛之有点醒了,他慵懒的把头靠向青儿的乳房。青儿笑哈哈地把乳房在他脸上摩挲,干脆又把睡裙脱下,赤裸起身子,把乳头往他嘴里塞。王佛之连眼都没睁开,便一口叼住了乳头吮起来。青儿掀开被子,只见他下面已是昂然而立,便伏下身嗅了嗅,上面还有昨天的风景,忍不住用舌头舔了一下。王佛之伸出胳膊抱住她,翻身压上来。青儿咯咯的笑着,两手在他背后不停地乱抓。王佛之被她撩得性急,上面用脸左噌右噌,下面是左冲右突。青儿已经意识到自己是个少妇了,发现自己的性欲越来越强烈。王佛之有时逗她玩笑,在院子里戏逐,有时拦腰抱起她在屋子里转圈,甚至有时在书房里两人谈到一段有关性方面的描写,她都会引起律动,下面就会春潮泛滥。此时,王佛之激烈如火,使她也变得像游龙一样,扭动着腰肢去迎接那战神的到来。她觉得一下被撞了进来,心神随之飘忽一荡,感到整个身子都被他充满服贴了,立刻焕发出另一种洋溢的情态。房间里随即响起了她的歌。这是王佛之说的,他对青儿说过,你快乐的呻吟,就仿佛是一首歌。尤其是当她情到浓处,细牙咬着王佛之的肩说:“亲爸,我要升天了”,王佛之事后对她说:“那时,我感到自己不是在做爱,而是像登山到绝顶呢。”
这一刻青儿的感觉又是前所未有的好……她的呻吟也是忽高忽低,忽密忽疏。这简直是一场灵魂的出窍,让她欲罢不能,欲死还休。直觉一阵抽筋般的颤动,在她呻吟中夹着:“亲爸”的呼声中,直觉火热处荡漾如潮,溃堤而下。
王佛之起身,用纸巾抹去表面的汁液。伏下身吻着她香汗津津的脸和嫣红火热的唇,问:“乖乖,还要吗?”青儿幸福的看着他,点点头。此时她已瘫软不能动,但快乐的欲望仍然存在。……现在那里已是没有一丝一缕的间隙,激情的膨胀已是包容得十分严密, 在汁液的润滑下,使得撞击更加透彻心肺。此时青儿一副渴求、享有的样子,扭曲的眼角溢出了舒心的泪花,她浑身颤了起来……”随着最后的拚杀,两人终于不动了,能听到的只是喘息声……过了一会,青儿转过身,搂着王佛之的脸亲了一下,深情的说:“谢谢你,亲爸,我快活死了。”王佛之怜爱的抚摸着她的耳朵。青儿坐起身,粗略的清理了一下,拉过一条薄被盖在王佛之身上。自己穿好衣服,走出大门,见雾气已散去不少,,是个多云的天气。她舒臂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全身心都觉得无比的快意,不由唱起了“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为什么这样红……”她来到厨房,做起了鸡蛋酒酿羹,特地往里面多加了两个鸡蛋。从昨夜到今晨,他奋战了两次,要补补哩。

她咪了一口说:“我发现酒后特兴奋,瓢飘的。”王佛之笑着说:“我也发觉你酒后特漂亮,小脸小嘴都红艳艳的,特让我冲动。”青儿红着脸,站起来坐在王佛之怀里,端起酒杯让他喝一口。王佛之含着酒,将青儿的身子方平将酒哺进她的嘴里,青儿张了嘴,接了酒也顺把王佛之的舌头含进嘴里。俩人吮玩了一会,又相互喂起菜来。王佛之夹了一根小鱼咬一半在嘴里,将另一半伸到青儿的嘴上,青儿张嘴接了,一条鱼便一人一半的吃了。原本这屋里就温暖如春,酒一下肚便燥热起来。青儿除掉丝棉的睡衣,只穿红底绣花的抹胸,光着俩只嫩藕似的膀子,看的王佛之心痛,一把抱了,说:“乖乖,你不冷啊。”青儿咯咯地笑着:“我不冷,由里到外热呢。”说着手乱动起来,把个王佛之逗的欲望高涨,便几下褪去青儿的睡裤,在餐椅上便耸动起来。酒精让青儿十分兴奋,她的手紧抱着王佛之的头颅,双腿呈八字型状态,喉咙里发出的大呼小叫声,足以证明这疯狂带来的快感让她幸福,让她满足……

以上是我 highlight 的情色部分。
相對而言是比較文藝的了,但是在我第一次看這本書的時候還是讓我下面也是一陣茫然溼錯。
就我現在看來,有些看法已經有所改變。
例如說處女膜是藝術品,不,我一點也不喜歡處女。第一次的經驗一般都是不怎麼舒服的,反而體會不到性愛的美妙。
至於其他的情色描寫,就像你看日本的 AV 一樣,也是要看看其他國家例如歐美的 porn movie 。看看其他地方的男女之間或同性間是如何相處,說不定你會更喜歡那種更加平等的方式,而不是猛男弱女型。做愛也不是那麼猥褻而是對等得的兩人自然而然的行為。

為何先摘錄小說的情色部分呢,因為性趣使然吧:)
對了,這本小說裡面有提到《廢都》和《綠野仙蹤》(註:李百川的小說)。加上後來三毛對賈平凹的推薦,兩者疊加促使我去看他的這本小說,說不定為了找《廢都》而接觸了“禁書”,從而接近了翻牆呢。

情色的力量有時會帶來自由這個副產品。

對了,還有裡面有出現:
「自从89年那场政治风波以来,中央强调:稳定压倒一切。这么多人上街,极易造成不稳定局面,如果外地大学生再一掺和进来,再发生一场动乱,那《都市导报》就彻底完蛋了。」
當時我一直不知道什麼「89年那場政治風波」,課本上沒有,也沒有一個老師提到過。這份疑惑一直隱隱約約的躲在我的記憶里,終於後來通過自由時間的探索知道了答案。

其他部分與上面的情色和「89」相比,就顯得也還好了,這裡不再摘錄。

這本小說稍微可以一看。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Written by

我是什麼樣的人,看我的文章就知道。 那些文字記錄的探索過程,塑造了現在的我。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