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前的童言无忌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家住农村的阿明向我提起他的趣事。

清明之前,他姑姑回来给她爸爸和爷爷烧纸,阿明的印象中,这两个名字是刻在石碑上的死人,还是生僻字。

有时阿明爸爸不在,就是他负责带着姑姑去墓地烧纸。说是墓地,其实就是一块公认的土地,大家都在那里埋死人。

阿明喜欢玩火,所以烧纸对他来说其实挺好玩的。看着黄色的纸燃烧着,听着姑姑在耳边碎碎念重复的话,阿明心里有时候会出神地想起祥林嫂。

黄纸燃烧成灰,接着要给死人倒一点酒、撒一些点心。阿明每次想到这些点心回去之后给自己吃,就会偷工减料,给这些死人简直有点浪费,因为这些撒在地上的点心不是被狗就是被鸟给吃了,死人不会爬出来吃呀。

当然这些话阿明不会和大人们说,大人们的想法实在是奇怪,尤其和死者相关的问题。

比如,谁意外受伤了,就会想到是不是没有孝敬好祖宗呢?不行,明天得去祭拜拜祭。如果别人倒霉了或者出了意味,也自然地去想他(她)一定是因为没有去祭拜祖先,所以才带来这些灾难。而假如发财或者走了好运,又联想到是受到了祖先的庇护。阿明不相信这些鬼话,他说他每次祭拜的时候心里都对着那些死人不不敬,这谁呀?都不认识就叫我跪下磕头,那个老家伙又是谁呢?名字起得这么普通,好俗哦。

阿明说他接触的农村信基督的人有两种,一种是因为信基督不用烧纸,这样岂不是省了多少麻烦事和钱,这类的大多是女性,因为女性在他那里的农村是一种生育和生产的工具,女孩是没有机会接触到烧纸这项游戏的;另一种是病人,有好好孝敬祖先却意外受伤因此想不透而转向基督,或者是重病患者。而其他不信耶稣的农村人是怎么看那些信了的人呢?他们认为这些人就是为了省钱,不用去烧纸,他们认为这些人都是做了什么坏事心里有愧了才去的。而且,一旦信基督的人做了他们认为的坏事,那更加引发他们的调侃嘲弄,“信基督的人不是不会干坏事的吗?”看来基督在他们的心中还是善良的代名词呢?

不过,阿明很讨厌他们那种揶揄的口气,这令他想到了曾经考驾照时的那个胖教练,用着相同的语调相同的不屑对着他说:呦,一个大学生连这个都记不住啊,还不如那些不上学的,你那脑袋是怎么考上大学的?!

阿明跟我总结了他对那里人的观察,他们最害怕自己闲下来,最怕动脑,他们的成长及成形停留在大约25岁,这之后一切的观念想法复制自上一辈,并且丝毫不敢乱来。

阿明说他小时候很害怕各种节日,因为每个节日都有着几个禁忌,比如饺子皮开了不能说饺子坏了,他曾经因为这个被骂好几次(难怪我没看过他吃饺子)。阿明被骂的次数多了,很害怕节日的到来,战战兢兢地度过那一天,他学会了在节日期间“莫言”。

阿明哭了。。。

(以上文段经由阿明过目,征得了他的同意。在此,我衷心地祝福阿明找到一个知心的男朋友,我的长相不是他的菜*_*)

Written by

我是什麼樣的人,看我的文章就知道。 那些文字記錄的探索過程,塑造了現在的我。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