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收藏的三部影片之「NHK 特別節目 又吉直樹」

預告,三部影片分別是「NHK 特別節目 又吉直樹」、「十年」、「三個傻瓜」。本來打算一篇文章就寫完三部的,但是寫第一部影片的時候又想多說了兩三句。那麼,乾脆,這篇文章以第一部爲題好了,其他兩部或者留待日後。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NHK 特別節目 又吉直樹」截圖

明明眼皮只是一層薄薄的皮膚,卻不能透過它看到風景
本以爲差一點就可以看到,但在閉着眼睛的狀態下
看到的,只不過是眼皮內測的皮膚罷了
索性放棄,睜開眼睛
雖然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風景卻躍入眼簾

既是作家,又是諧星,並且還是被吐槽的一方,兩個不同職業融合在同一人身上的又吉直樹,的確讓我對他充滿了好奇。
自從知道他的作家身份,我會不自覺地對綜藝節目里的又吉桑投去光環。即使他不言不語,我也會往深沉氣質那方面去想,而不是向對一般諧星的期待那樣,希望他多多搶鏡頭。
這種雙重身份即使他本人不覺得矛盾,我卻無法割裂開來去看。有時會錯亂地希望他在文學的場合說出爆笑的段子,有時又希望他在搞笑的綜藝中講出深刻的名言。
其實,在知道他寫出「火花」之前(中文版已經可以在博客來購買了),我一直以爲他只是個普通的諧星。普通到他的名字因爲和「有吉」發音相像,而讓我記住他的。
雖然我沒有看到火花這部作品,僅僅從博客來的介紹以及紀錄片裏面的提及,我就已經很想要去讀了。希望綾部每次吐槽打他頭的時候別太重了,我還期待着他的後續作品呢。
寫到這裏,突然讓我想到黃子華,以及羅賓・威廉姆斯。對我來講,他們似乎有着相似性。在兩個角色間轉換,展示給大衆有趣的一面,私下里獨自對抗着自己的孤獨,只不過,他們用着不同的方式去排解。
(本來打算輕鬆地摘錄影片里有趣或有深意的臺詞,沒想到經過剛剛的書寫,把自己的孤獨感給誘導出來了。容許我「笑・忘・書」,笑一笑,忘掉剛剛的事,繼續書寫。)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NHK][纪录片]祇园的女人们 ~京都花街物语~」截圖

又吉這個人,是一個被人間煩惱所詛咒的人,纏住的人。” — — 另一位作家對他的評價
我是那種,感覺我更像是一直在被譴責似的。把壓抑的自我,在小說中,用小說全部表達出來也可以。” — — 又吉自述
探尋自己的內行身處,換成有形的語言。” — — 影片旁白

對於這樣的話,雖然我不是小說寫作,我在寫作的時候,也會產生些許共鳴。把壓抑的自我通過寫作來表達出來,我雖然說不上有壓抑,我更多的是把快樂記錄下來。把這份當初探索到的喜悅,留給日後的自己去感受,也順便向其他路過的人投去一個微笑。
“纏住的人”,讓我聯想到林奕含。看到他最後的公開影片,也同樣是這種感覺。
林奕含的這部作品加註到我腦海里是兩樣東西,一個是那個巧言令色的文藝老師;二是,再也不信馬英九的“溫良恭儉讓”。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這是關於《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這部作品,我想對讀者說的事情。

昏暗的窗玻璃像鏡子一樣映出自己的身影
這麼說來曾經有人稱呼我爲幽靈,現在覺得正是如此

他自述通過小說得到救治,閱讀太宰治和芥川龍之介的小說,得知還有其他人和他有着同樣的苦悶痛苦,因此而釋懷不再糾葛。而他,現在也在用寫作,既探尋自己的內心,同時,大概也有回贈人間之感吧,希望同樣的年輕人能夠從自己的作品中得到共鳴與能量。

題外話,又吉直樹也是一位長髮男子,加上之前我提到的長毛、林昶佐、梁穎禮,伊藤研人。今天,我又看到一位,20170821【政經看民視】的來賓陳儀庭。雖然節目中不是很明顯,但是仔細看的話,辮子也有一個小鏡頭出現的哦。
亂用「龍珠Z」裏面那美克星大長老的話:「正義的長髮夥伴越多越好:)」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2017.08.21【政經看民視】

Written by

我是什麼樣的人,看我的文章就知道。 那些文字記錄的探索過程,塑造了現在的我。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