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收藏的三部影片之「三個傻瓜」

影片名是:3 idiots ,我更喜歡譯成「三個傻瓜」而不是「三傻大鬧寶萊塢」或「作死不離3兄弟」。我對國外電影名的中譯片名一向喜歡直譯,不喜歡「這個殺手不太冷」和「刺激1995」。

爲了避免中文譯名的不同,我直接以英文名來稱呼裏面的主角。中文的用戶大約也就知道 Rancho 就是兰彻或藍丘了吧。
Rancho 、Farhan 、Raju 、Pia 三傻和女主角的名字。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影片中第一次 Rancho 出場的時候,面對「新生穿內褲向高年級學長表達敬意」,他直接就反抗了。而後來成為他好友的兩位,他們先是默默接受,但是也做著微弱的反抗。就是趁學長們不注意的時候,提上褲子,或是學長出糗的時候加以嘲笑,去維持一個新人的尊嚴。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後來是他們三人走到一起的原因吧。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不管是直接拒絕並反抗,還是先接受但是微弱的反抗,他們都沒有奴化到甘願接受。這讓我想到極權的國家,有些民眾不僅是接受來自強權的壓迫,甚至跪習慣了不願意站起來,並且辱罵站起來的人不和諧。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我自做我不損人格之事,明暗的槍箭雖不甘願,但既然來了,也不用恐懼。

當「毫米」(MM)模仿「病毒」院長(Virus)講話的時候,也讓我想起大學里的類似遭遇。也即,教師重複地對著不同界的學生說著同樣的話,關鍵是他們每個字都不差,可真是懶惰哦,忘了因人施教了嗎?還是,他們覺得學校是一座工廠,教師是不用升級的機器,把每一位學生打磨成相同的產品即可。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如果遇到這樣的老師,你要知道你的生命有限,時間要分配給他嗎?

Rancho 很開心地聽著老師講課,微笑著。老師卻問:「你笑什麼?」
似乎課堂是個嚴肅的地方,我講你聽,需要的時候學生們纔可以露出牙齒。我曾經在英語課上也是這樣微笑著聽英文老師講課,英文老師的做法也完全和這個影片裡面一樣,「你笑什麼?」。好吧,你的課是不準學生面露笑容的,卻允許趴在桌子上睡覺。那麼,拜拜了,我選擇帶著微笑離開這個課堂。
其實,雖然我英文程度不高,但是我還是很喜歡英語,在課堂上學到有關另外一個國家的語言我覺得很開心。即使這個英文老師不讓我喜歡,但她並不會影響我對英文的愛:)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影片中,老師問 Rancho 「機械裝置的定義是什麼?」,Rancho 按照自己的理解,通俗易懂地解釋了出來,但老師需要的答案是照本宣科。
高中時我雖然喜歡政治歷史,卻選擇了物理化學的理科。其一,就是因為我不喜歡按照課本上死記硬背式的標準答案。估計今年明年的政治考題是「社會主義價值觀的含義是什麼?為什麼說它具有深遠的意義?」,我的真實答案永遠不會合格的。而歷史也是如此,不管怎麼更改,抗日主力軍隊都不會是國民黨,遵義會議永遠都是轉折點。雖然我處世未深,我當時依然選擇不去記憶“正史”。其實還有第二個原因,選擇理科,尤其是物理和化學,這是公認的聰明人玩的科目。雖然我很普通,但是我想要挑戰,想要知難而上。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Rancho 會溜進不同的教室聽課,這個我也做到,可能是無意中受他的影響,或者是我骨子里的玩心使然。我偷偷地坐在後排,那是一堂外國油畫課,老師在熒幕上展示西方的裸體油畫,然後講解著來歷故事和技巧。我掃了一眼教室內,除了我之外全都是女生,這裡真不錯,簡直是藝術的天堂。下課後,我記下教室號和上課時間,每週都可以過來聽課,也沒人趕我出去。
我喜歡大學,可以自由地去聽課,不知道現在的大學,是否每間教室嚴格地需要驗證才能進入。學校內,攝像頭與自由度成反比。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還有老師讓 Rancho 按照教科書的定義來寫時,Rancho 說:「還有其他的書呢?」,這時老師的回答卻是讓他出去,離開課堂。

這個地方讓我想到「Dead Poets Society」和「Homeless to Harvard: The Liz Murray Story」(或者叫死亡詩社、春風化雨,風雨哈佛路、最貧窮的哈佛女孩),裡面都有類似教科書的情節,但是教師對待這些書籍的方式卻相反。「死亡詩社」裡面的老師讓學生們把教科書那幾頁的廢話撕掉扔了。「風雨哈佛路」裡面是無視那本厚厚的教科書,而鼓勵學生們獨立的思考(好像是這樣,好久前看的,現在有些記不清了。)。所以,我比較喜歡他們的課堂,權威是可以質疑的,連我們自己都有「儘信書不如無書」,為什麼教師在講課的時候卻為了試卷得高分而複製書本到腦袋中?

「Aal izz well」,貫穿全片的一句話,也是非常重要的東西。
「心很脆弱,你得學會哄它。不管碰到多大困難,告訴你的心,“All is well”」
「這雖然不能解決問題,但你得到了面對問題的勇氣。」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我忘記了脖子上的這根黑色刮繩是什麼時候戴上去的,只有繩子,掛墜什麼的早已不知所蹤。如果我沮喪的時候,軟弱的時候,沒有想要傾訴的人,那麼就只有自我鼓勵,這根繩子就是我的「All is well」。現在,即使這根繩子斷了掉了,我也找到更強大的心理支撐點了。

面對失望,不要絕望,環境雖不如意,但還是有可以堅持的空間的。說到這裡,我就破例向想要自殺的人說一句,「別。跟生活幹到底,我們沒死就不會服輸」。

關於婚姻,Rancho 在 Pia 姐姐的訂婚典禮上誤以為 Pia 是新娘,而勸她不要嫁給那個「價格標籤」(price tag)。婚姻以「愛」為基礎,兩個相愛的人會想要在一起,或者結婚或者就是共同生活。沒有了「愛」,那麼婚姻就是一種互相傷害,並且如果有孩子的話,又要禍害下一代。

羅密歐和朱麗葉,我還想要再看一遍藤原竜也演出的舞臺劇,非常喜歡。我也將「愛」貫徹到底,這也是為何我不喜歡儒家式“媽媽只有一個,老婆可以再娶”的原因。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媽媽有你的爸爸去愛呢,你就專心愛你的老婆」,什麼時候媽媽纔會對我說這樣的話呢。

片中,考試前,Silencer 為了攪亂其他人複習,偷偷發放色情雜誌給他們看。我也有段時間看色情小說,因為語言課本太枯燥了,優秀的作文都是用浮華的辭藻輔以排比等修辭。加上又不準看課外書,搞得我一遇到作文就腦袋空空,怎麼也湊不足幾百字。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幸好我遇到了色情小說,每天晚上熄燈後偷偷的躲進被窩里看,一方面緩解了性的苦悶,另一方面也神奇地增加了寫作文的功力。
是真的,有一次,老師表揚我的作文里「快感」一詞用得好,嘻嘻,其實我是從色情小說里男女間抽插的互動中學會這個詞的。即使是「意淫類小說」,也許你也可以從中學會「低語」「一蕩」等等文藝的詞彙。

The Hippocratic Oath:
You’ll never deny a patient help.
從不拒絕病人的求助 — — 希波克拉提斯宣言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人道主義,雖然我們可能也是經常聽到,類似“社會主義人道精神”,就像是社會主義價值觀裡面提到的“自由民主”,是那個詞不錯,但本意卻似乎不是如此。一些國家粗暴地虐待敵人,絲毫不顧人道。一些國家做好表面文章,看似體現人道式的“善待”敵人,卻暗地裡給他精神壓迫等。
(這部電影太長了,也有很多值得寫的地方,收尾吧,以後有其他體會了再續。)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Rancho:在學校里,看似是一個不愁未來的富家子。只有他自己知道,畢業後他除了學會知識,他將一無所有,沒有畢業證,沒有學位證。但是在學校里,他不僅樂觀開朗,還幫助了他的朋友。
Farhan:喜歡攝影,卻被家長們要求學理工,不敢表達自己的想法。直到 Rancho 擅自為他作出選擇,他才勇敢地走出來,和父母用心交談,坦誠自己的執著。
Raju:背負了家庭太大的壓力,讓他越是如此緊張壓抑越是無法專心地學好知識。當得知被勒令退學而跳樓自殺後,他慢慢明白了不能被恐懼追逐著,一直活在恐懼中。熱情地追求喜歡的東西吧,把恐懼燃燒淹沒。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3 idiots ,目前我喜歡的電影第一名。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Written by

我是什麼樣的人,看我的文章就知道。 那些文字記錄的探索過程,塑造了現在的我。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