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常回家看看”變成“來玩哦”

从小到大我是经常听到这首歌,来自电视,来自爸妈。小时候,被灌输的说法就是,要孝顺,以及听父母的话。并且有时也断章取义地引用古人的话,“成家立业”、“无后为大”,用“子欲养而亲不待”(待还是在,不重要了)来迫使我流泪。并且,一旦我质疑其中任何一点,往往被斥责,“你还是人吗,畜生都还有什么羊跪乳啥的”。我沉默了。

(剛剛怎麼切換到簡體字了,忘記了,換回來繼續敲字)

我很是不喜歡這種“感恩式煽情訓導”,我使用“訓導”而不是“教育”,因為我認為這種方式配不上教育兩個字。
我不知道奶奶的姓名,也不去打聽探尋。姓名豈是晚輩可以提起的,不能直呼起其名,只需要知道叫奶奶、伯伯、阿姨即可。甚至,父母的名字也是不能在父母面前說的,一旦說出,似乎是戳到了他們的“怒穴”。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Closest Love to Heaven 2017

不管是台灣還是日本,受到這類文化侵染的地方都是或多或少這樣。上下輩的嚴格等級關係,婆媳一旦處於同一屋檐下就發生齟齬等。我是不孝順的,也是自私的。
經典問題,媽媽和老婆掉進河裡怎麼辦,我首先考慮自己是否會游泳,然後當然是先救老婆了。

我希望的家庭關係是,家庭不需要刻意擺出溫馨的造型,只是一個簡單的,可以放鬆下來像朋友一樣聊天玩耍的地方。當孩子對爸爸說“操你媽”的時候,爸爸笑著說“你奶奶年輕時候的確很美的呢,要不要看看照片”。

“你在公司面對上司也許有所敬畏,來到我們這個家還要你壓抑,那這世界沒什麼值得活下去了都。”
“你上次帶來那男孩青春痘不少哦,如果和他親吻,是不是痘痘在眼裡變得巨大了呀,嘿嘿。”
“好久沒通宵打電動了,一起怎樣,輸的明天準備早飯加洗碗。”
我希望爸爸媽媽能如是說,那麼,你們這兩個朋友我是交定了。

我無法決定自己的出生,請別把我當作你們的“理所當然”。給彼此再一次機會,看看我們是否適合做朋友吧。
“大逆不道”的廢話,希望沒有把“長輩們”氣炸。如果氣炸了,那麼我要吃炸薯條。

Written by

我是什麼樣的人,看我的文章就知道。 那些文字記錄的探索過程,塑造了現在的我。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