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失去了原有含義的東西

對我來說,這些東西,新的含義已經完全覆蓋掉了舊的含義,原先的意思已經顯得不那麼重要了。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血染的風采
這首歌本來是創作於1986年,為追悼在越戰中犧牲的中國軍人而寫的。維基一下,1989年之後,此歌作為懷念六四事件而傳唱,維園的每年六四燭光晚會都有集體詠唱。
我呢,不知是因為搜尋“梅豔芳”而聽到這首歌,還是因為六四才看到梅豔芳的演唱。總之,即使現在使用 Google 搜尋“血染的風采”,總是會看到梅豔芳的版本,這也是我最喜歡的一版。
當這首歌作為六四畫面記錄片的背景音樂時,真的是融為一體,“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尤其是年輕人們,越戰是“古老”的事,六四亦是被埋葬的“歷史”。當聽到“血染的風采”時候,歷史總比古老來得近吧。
“血染的風采”已經和“六四”“禁歌”連在一起了,說它是越戰相關的歌曲,反而成為了一種強迫。

such a pussy
這個說法我是在《慾望都市》裡面看到的,一位妻子用來形容她的丈夫“多愁善感,容易被感動流淚”。細看這個詞,“pussy”,首先想到的含義是“陰道”呀,女人之類。這裡用“像個女人(或者陰道)”來形容易流淚,我覺得還是有些性別歧視的成分。
不過,大家在使用這個短語的時候,“pussy”不再是女人,只是一種習慣用法,而且也已經脫離了原意。下面這個詞也是類似。

黑名單(black list )
明顯的種族歧視詞彙,黑名單都是不好的,白名單都是好的。所以,我們會看到一些公司已經不使用“黑名單”,而是換一個詞彙,例如“BLock list”,總之意思達到了並且讓人不覺得有歧視的成分就可。
其實,對非英語國家的人而言,“黑白名單”不會讓我們聯想到種族方面。甚至,這裡的“黑”和“白”都不會聯想到顏色,而只是把它們作為禁止還是放行的標識。例如,經常有聽到“拉黑”這個詞,沒有人會想到黑人呢。
雖然這個地方存在著很深的種族歧視的,拼命的美白,美國白人比非裔美國人更收到歡迎等待。即使黑名單在這些國家沒有歧視的成分,也可以借由這個詞彙的修正,來給整個社會再上一節有關“種族歧視”的教育課,因為歧視而導致的歷史悲劇絕不再重演。

義勇軍進行曲
這首歌是1935年由田漢作詞、聶耳作曲,誕生在一天比一天緊迫的日本軍國主義侵略危機的特定背景之下。
現在這首歌是中國的國歌,無論是中國還是國外,隨著中國的國力強大,這首歌也是完全覆蓋掉了“義勇軍”。這一點,即使是台灣的中國國民黨也無法否認。就像是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外提到“China”就是中國,說“中華民國”的,反而令人錯愕。
這裡就有一個阿Q式的“幽默”了。中國國民黨的高級將領參加中國的閱兵,大家一起唱著“國歌”。回到台灣,這些老兵們義正嚴詞地說:“我們唱的是義勇軍進行曲”,一曲各表。如果你是在家唱,我還有點信你。是不是很好玩呀,這個世界:)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我的密碼
我最初的密碼為了方便記憶,是使用一個喜歡女生的姓名對應的數字來記住的。隨著輸入次數的增加,加上我的用情不專,我輸入密碼的時候再也記不起她的名字。要不是為了寫這段話,我都不會記得還有這件事。
現在,對於最頻繁輸入的密碼,靠得不是含義不是記憶,而是手感。就是“這樣,這樣,然後那樣,最後啾啾啾”,OK,搞定。

對於堅守原本含義的人,我也是很尊重的。畢竟我也有自己堅守原義的東西,比如“以德報德,以直報怨”,從來我的詞典裡面沒有“以德報怨”。

END

Written by

我是什麼樣的人,看我的文章就知道。 那些文字記錄的探索過程,塑造了現在的我。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